金宣宗南迁汴京,国失重心,祸乱纷首,开启金朝死灭之路

 在线留言     |      2020-07-26 01:11

原标题:金宣宗南迁汴京,国失重心,祸乱纷首,开启金朝死灭之路

金宣宗迁都汴京的历史事件,史称“贞祐南迁”。金朝经过金章宗短暂的太平之后,经卫绍王,至金宣宗时,国势日趋战败,且在总揽阶级内部矛盾激化的情况下,成吉思汗统率的蒙古大军又发动了对金国的搏斗。金宣宗不思招架,先是遣使向蒙古大军乞降,并失踪臂群臣的指斥,南迁汴京,使金朝国失重心,祸乱纷首,开启了金朝的死灭之路。

金宣宗完颜珣(1163—1224年) ,女真名我睹补,别名从嘉,是金世宗之孙,宣孝太子完颜允恭庶长子。金章宗完颜璟异母兄,金朝的第八位皇帝。

完颜珣自小受汉族儒家哺育,读儒家经史,喜作诗文。完颜珣性格“宽仁大度” ,益学又善谈论,频繁和文学之士交游,赋诗饮酒。

大定二十九年(1189年),晋爵丰王,随后历任开府仪同三司等要职。又改封为翼王、邢王、丰王。

至宁元年(1213年),权臣胡沙虎发动政变,毒杀卫绍王完颜永济后,拥立50岁的完颜珣至中都为帝,是为金宣宗,并改元“贞祐”。

金宣宗的性格和南唐后主李煜有颇众相通之处,都是一个“相符格的文人”,而非一个称职的君主。

金宣宗即位时,朝中权臣柄政,成吉思汗麾下的蒙古铁骑在北方虎视眈眈,他本人怯弱而无力整理朝纲。

面对弑君乱国的权臣胡沙虎,不光不克武断处置,逆而信任有添,拜为太师,尚书令兼都元帅,封为泽王,国政大事十足行使在这位权臣手中。

贞佑元年(1213年)十月,蒙古大军兵临中都(今北京)城下,元帅右监军术虎高琪率军迎战,两次战败。在出战前,胡沙虎就曾警告过术虎高琪,作战战败将拿他问罪。

睁开全文

术虎高琪自知罪指责逃,所以铤而走险,率乱军入中都,围胡沙虎于宅第,并杀物化胡沙虎。对此畏罪人上的奸臣,金宣宗却不辨是非,不光赦免了他的罪行,还任为左副元帅,拜平章政事,后来还升官至尚书右丞相。

术虎高琪为相后,把持朝政,无法无天,倚赖本身的人就大添任用,与本身逆面的就舍之不必,甚至添以谋害。这样擅权,却深得金宣宗信任。

面对蒙古大军的富强攻势,金宣宗屏舍积极招架的主张,而是实走驯服、逃跑的路线。他即位后,马上遣使向蒙古厚贿乞降。

贞祐二年(1214年)三月,金宣宗批准蒙古的条件:献纳童男女各500名,绣衣3000件、御马3000匹,大批金银珠宝,并以完颜永济之女为岐国公主归蒙古主。

城下之盟的和议达成后,蒙古大军感到金国尚有较强退守能力,在线留言遂一时退兵,中都之围乃解。

固然解围,但金宣宗认为中都离蒙古军太近,随时能够赓续遭受抨击而深感担心,所以以国都褴褛,资金和资源都太重要,中都没法永远驻守为由,决定迁都于以前北宋的都城——汴京(今河南开封)。

朝中的官员和太门生都力陈不可迁都,认为中都乃是金国的根本,屏舍而南迁,北方诸城必将匮乏声援,兵力不及,同时士气大跌,都将无法招架蒙古大军的袭击。

即使要迁都,辽东和关中都比开封强,能够倚赖险要的现象,做益退守的准备,然后再徐图挺进。然而,金宣宗却一意孤走,认为大计已定,不可休止。

五月十一日,金宣宗下诏南迁。留尚书左丞相兼都元帅完颜福兴﹑尚书左丞抹捻尽忠辅太子完颜守忠守中都。

金宣宗南逃的怯夫走为,极大地波动了民心,金朝的驯服派将领和在金朝受到强制的契丹、汉族军官,以及地主土豪纷纷叛金降蒙。

更为重要的是,成吉思汗听说金宣宗南逃的新闻后,更添看清了金朝的战败无能,遂立即派蒙古大军拔都、金朝降将石抹明安等人率兵南下,一同之上,金军看风而降。

贞祐三年(1215年)初,蒙军再次兵临中都城下。金宣宗闻讯后,恐中都难保,立即诏太子完颜守忠南下汴京。维系人心的太子一脱离中都,更添外明金宣宗无心坚守,中都留守的将士人心浮动。贞祐三年(1215年)五月,中都被蒙古军占有。

金宣宗在南迁以避蒙古军的同时,却盲现在去南方膨胀,赓续兴师攻宋,企图议决剽掠南宋的领地来弥补蒙古大军给本身造成的亏损。

但令金宣宗没想到的是,他派出的三路攻宋的金军到处遇到坚强的招架,宋军与金军纠缠赓续,使金军骑虎难下,进退维艰。

金宣宗此举不光松散了北面招架蒙古的兵力,而且进一步给南宋人民造成无法弥补的迫害,十足失踪了金宋携手抗蒙的能够性。金悲宗时,南宋拒绝金朝的和议,首先联蒙灭金就表清新这一点。

同时,南迁也添重了山东、河北等地人民的义务,进一步激化了矛盾,高举抗蒙抗金大旗的义师风首云涌,声势浩大。以山东杨安儿、李全等的首义师为中央,很快席卷河北、河南、山西等地。

固然在宣宗召集兵力的血腥弹压下,首义师一再遭受重创,但各地首义师前仆后继,连绵赓续,使金朝在蒙古的压力下,仅余的一点较强兵力也消耗殆尽,难以再对蒙古军做出更有力的抗击。

元光二年(1224年),救国无门的金宣宗在忧伤中病逝,享年61岁。

《金史》评价金宣宗南迁称: “再迁遂至失国,岂不重可叹哉!”

实在这样,此时的金朝北方防线周详停业,蒙古铁骑赓续南下,国内总揽阶层破碎还在添剧,农民首义赓续减弱金朝的总揽基础,金朝在内社交困下敏捷走向萎缩。

9年后,即1233年,蒙古大军攻破汴京,虽力挽狂澜却无力回天的金悲宗完颜守绪在一时都城蔡州城破之前自缢身亡,享国120年的金国至此死灭。

本文参考自:《中国通史》、《正说中国三百五十帝》